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文章来源:iieye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2-13 05:51:09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——丢死人了!其实景舒窈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宋若韵搞的鬼,不过思来想去半天,也就只有她可能看自己不顺眼,总之这种小打小闹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,观望就好。意识到这点,敬业如景舒窈,还没有忘记自己目前正在进行地下恋的事情,她瞬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,拉着陆绍廷就往衣柜方向跑。

她支支吾吾:“饭局还没结束,不好吧。”全程担保简直就是引人犯/罪啊。蛋花安安分分地窝在毛绒沙发上睡觉,发出似有若无的呼噜声,在满室寂静中,听得清晰分明。极

案她像是光,让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想要触碰、想要握紧、想要拥有。

案这儿的空气倒是清新,比城市里好了不知道多少倍,连带着她的起床气都给抹平大半,景舒窈伸了个懒腰,简单洗漱过后换了身衣服,正准备出去,却想起自己拖鞋少了一只。她断断续续地往外倒鸡汤,却终究不敌逐渐沉重的眼皮,阖眼陷入梦境之中。可这世上并非努力就有好结果,每个圈子都有隐藏的规则链,每寸都精准卡在人的底线,失去与拥有并不完全对等。

那时候景舒窈还天天嚷着要以睡到陆绍廷为目标,但就看刚才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,文微冉寻思着不论怎么看,景舒窈都是那头弱小无辜又可怜的小羊羔啊。“是我走运才对。”陆绍廷唇角微弯,语气温和真诚:“能遇到窈窈,认识伯父伯母,是我的幸运。”若不是陆绍廷眼疾手快地将她拉住,她此时怕是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了。极




()

附件:

视频推荐

专题推荐


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